y,RE

AchaoVision:

2013 秋色之旅:额济纳胡杨林 2
额济纳四道桥的胡杨树非常壮观,犹如苍龙腾越,虬蟠狂舞,树干千姿百态,形态美妙绝伦。这里又被称作“英雄林”,是著名导演张艺谋拍摄电影《英雄》的外景地之一。午后的阳光照射下,英雄林里形态各异,犹如一条条巨龙盘踞在沙漠中,这里是这次旅行中比较难忘的拍摄地点。
更多请查看原文  2013 秋色之旅:额济纳胡杨林 2

F2.8:

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多年前去黄石国家公园回来后,我对朋友们说,黄石公园应该留着最后去,因为我当时觉得看完黄石公园,其他的国家公园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无知!)。后来迷上了摄影,看了很多优胜美地拍的摄影作品(包括那张著名的Moon and Half Dome),优胜美地就渐渐地成为我心中的圣地。

自己觉得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欣赏,拥抱,和享受那里的壮丽美景,可是当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那种震撼,惊讶,甚至有些恐惧,让我有要哭的冲动 ...

大維:

【向黔進】

      从对面的山头看去,整个苗寨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青瓦飞檐,鳞次栉比,吊脚楼连着吊脚楼,错落有致,河水从谷底蜿蜒而过,风雨桥、祭祀广场,都是密密麻麻的游客。

     走入寨子里便清净了,窄窄长长的巷子盘旋而上,都是青石板的路面,泛着幽幽的光,巷子两旁的房檐,雕龙附凤,有苗家独特的图腾,有的吊脚楼上还挂着苞米,是饱满的金色。

     雨后的村寨,有着独特的泥土清香,沁人心脾,偶闻鸡犬声,遇到挑着东西行走的村民,扛着锄头、背着背筐准备下地的农妇,点点头,一笑而过。

    随着天色渐暗,炊烟悠悠的升起,不一会,便被风吹散了,一盏,两盏,三盏,屋檐下的马灯亮了起来,这些漫山遍野的星星,肆意滋生着浪漫的情愫,有芦笙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时大时小,这时候,月亮从山后升起来了。

 黔山青,乌水长,

遭变乱,避南疆,

风雨晨夕聚一堂,

他年,他年,勿相忘。

 

图:大维  文:小V

拍摄地:贵州凯里西江千户苗寨   


乘火车游瑞士

行者-BLOGBUS:


我记得在卢塞恩的一块信息牌上的第一句话大意是“卢塞恩就是典型的瑞士小镇,有雪山、湖泊和草原”。我的瑞士之旅起于日内瓦,沿途经过蒙特罗、因特拉肯、卢塞恩、苏黎世、列支敦士登的瓦杜兹,最后从苏黎世返回日内瓦。


启程之前,就已经知道在瑞士旅行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当属火车,但是票价不菲,所以一出日内瓦机场,就去瑞士国铁花170瑞郎购买了有效期一年的半价火车卡,虽然我只在日内瓦呆三个月。瑞士国铁的标志SBB CFF FFS其实是分别用德文、法文和意大利文三种语言的简写。如果购买了瑞士国铁的半价卡,不仅乘坐火车可以打五折,乘坐各大城市的公共交通也可以享受优惠,包括从Sargans往返列支敦士登的巴士。


瑞士的火车干净整洁,有些双层车厢还配备有儿童娱乐区,人性化的设计随处可见,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免费的无线网,虽然车厢上有WIFI标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坐的都是二等座。


蒙特罗(Montreux),这座与日内瓦相对,守在莱芒湖另一端的小城因一年一度的爵士音乐季而久负盛名。这个城市的名字与我居住的蒙特利尔(Montreal)是如此的相似,特别是港人的叫法“蒙特娄”,以至于我都会时不时地口误一下。



蒙特罗,城如其名,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山城(Montreux中的Mont就是法语“山”的意思),所以对于我这个出生并成长在山城中的孩子来说有着格外的特殊好感。火车站就建在山脚下,出了站台走下一段很陡峭的阶梯就可以来到湖边。我到的那天正好是复活节,所以整座城市显得格外的冷清,几乎没有开门营业的店铺。我就一个人沿着湖滨步道,朝着著名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进发。当然,你也可以乘坐公共汽车或火车,夏天的时候还有渡轮可以达到城堡,但是你肯定会错过这条繁花似锦的湖滨步道。


四月的瑞士正是各种鲜花争奇斗艳的季节,在雪山和湖泊的映衬下更显美轮美奂,从火车站沿湖走到城堡也就不过半小时至四十分钟,最主要的是可以走到城堡脚下的一片小沙滩,那里是给城堡照全景的绝佳位置。



门票学生价好像是12瑞郎,城堡里面很大,逛完得花上两三个小时。关于这座城堡的历史以及与它有关的浪漫主义文学艺术,城堡里面的介绍都非常详尽,还配有中文的有声解说。城堡的地下室曾经是一座监狱,英国诗人拜伦著名的“西庸的囚徒”就是取自这里。上层空间保留了以前在这座城堡生活的王公贵族的器物和设施等,再现了当年的生活场景。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木质浴桶,因为介绍说只有贵族才有资格享受沐浴这样的顶级奢华服务。还有的空间被改造为临时的展场,展示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至于有关这座城堡的风花雪月,唯一记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某瓦莱诗人说的“在湖边忧郁地吟唱着关于我们命运的莫名悲歌”。


对了,蒙特罗还有一个有名的“景点”,也是因爵士音乐节而兴的“蒙特罗爵士咖啡馆”,并且在伦敦和巴黎的顶级百货公司设有分店。


在蒙特罗待的时间不超过7个小时,有搭乘火车去往因特拉肯,中途在传说中的最美小镇斯皮茨(Spiez)短暂停留换火车。



由于订的青年旅社离因特拉肯西站较近,所以在这个车站下车,当天天工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骤降,第二天早晨起来都能看见上顶上起了一层白白的霜雪。因特拉肯(Interlaken)字面意思就是两湖之间,是攀登著名的少女峰的必经之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中国人异常的多。我随便进了一家镇上的商店,迎面走来的都是中国服务员,和他们聊了一下,他们都是在瑞士各地念书的学生,专门跑到这里来做售货员兼职,因为这里的中国土豪游客太多了,就在我和她聊天的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好几个手持招商银行金葵花卡的大哥大姐瞬间刷掉好几块手表和道具。相形见绌之下,她也知道从我这里套不到什么打单,就索性给我推销了两款削皮刀。



第二天早晨离开因特拉肯去往卢塞恩(Luzern)竟然坐错了火车,本来应该直接从因特拉肯走东线直达卢塞恩,结果阴差阳错地坐上了西线去伯尔尼绕了一圈,还被查票的大妈硬要求补交了差价。由于耽搁了一点时间,在卢塞恩的停留时间不得不再缩短。当天是复活节小长假的周六,所以整座小城熙来攘往,如春登台。对于习惯了小镇格局的我而言,根本就不需要手持地图,直接凭着感觉就能从火车站走到著名的廊桥,廊桥的另一头是老城,但已被现代的品牌商业给占据,但是露天集市上贩售的各种土特产和新鲜蔬果倒是更能吸引我的眼球。


卢塞恩还有一头有名的石狮子,被马克·吐温称作是“世界上最让人难过、最令人动情的石头”。那天心如死灰的我已经不想再见到这样的眼睛,索性跳过了它。




苏黎世,瑞士最大的城市,金融中心,正如其名字里有个rich一样,是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三甲之列。也许是因为阴天的关系,整座城市的灰冷色调给我的第一印象异常不安。我想象着迎面而来的穿着神色长风衣夹着公文包的银行家们,他们冷峻的面庞和听起来生硬的德语腔调真是这座城市气质的绝佳反映。我对这里的精品店和私人银行了无兴趣,只有老城,在岁月里历久弥新的老城能吸引我的脚步。



我好像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瑞士城镇的火车站和老城之间似乎都隔着一条河。苏黎世的老城建在一座小山丘上,旁边是赫赫有名的苏黎世大学,整座开放式的校园已经与街区融为一体,我也是一不留神就误入了。



由于舍不得三瑞郎的公交费,我硬是发挥了自己暴走的本领,从市中心走到了十公里开放的青年旅社,沿途经过了苏黎世湖和形形色色的社区。我就喜欢这种在社区中穿行的感觉,身边经过的人不再是游客,而是慢跑、遛狗、散步的本地居民,我能见到他们门前栽种的花草以及停靠的汽车,我就开始想象这栋房子的主人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对了,苏黎世这家Youth Hostel虽然地方有点“偏”,但是设施很齐全先进,五星好评,强烈推荐,前提是必须是他家的会员,不然会被强迫办一张卡。



出行最后一天,从苏黎世乘火车去列支敦士登,天空终于放晴,整个沿途风光美不胜收,真有一种列车没有终点的强烈期许。瑞士没有直接通往瓦杜兹的火车,我选择在Sargans换乘列支敦士登的巴士。等候巴士的时候,再次见识了假日的空旷,几乎四十五分钟才有一辆车,上车的看样子都是游客模样,巴士司机是个年轻的帅小伙,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之前多收了我的钱,在我向他出示半价卡后,他很不好意思地把钱退给了我。


从Sargans火车站到瓦杜兹中心大概需要半小时,沿途尽是雪山田园风光。你会看到整齐有别致的小房子,你会觉得列支敦士登这个堪称袖珍的国家是何等的富足和和谐,居住在这里的人相比也是乐活而从容的,你会觉得成为这样一个连军队都没有的小国的公民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在以大国心态自居的时候,我们炫耀着我们的航天技术,我们的高铁,我们的现代化武装力量,我们的摩天大楼……来到这里,才发现这些听上去彰显力量的意象,在返璞归真的诗情画意面前,反而显得那么的飘渺和不实在。



列支敦士登(Liechtenstein),我到现在还是不会拼写并正确用英文读出它的名字。这个夹在瑞士和奥地利之间,面积仅160平方公里(三分之一个北京朝阳区那么大)、人口不足四万的内陆袖珍国,最有名的就是邮票,这点可以在首都瓦杜兹(Vaduz)大大小小的纪念品商店里看到。我很高兴瓦杜兹城堡建在山上,这样我又可以登高望远。上山的路曲曲折折,沿途设置了很多介绍这个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和历史的展示栏,让你在登上山之前能够对这个国家有大致的了解。


城堡不对外开放,是这个大公国王室的居所。其居高临下的气势似乎在与周围的群山对话,一起守卫着它们的国家。



在列支敦士登最遗憾的是没能敲到入境纪念章,也许也是因为假期的原因吧,邮局也不开门。不过如果有机会,我真希望在这个富庶的小国,以回归田园的方式住上那么一段时光。

巴黎蛋奶酥餐厅--Le Souffle

法国巴黎导游-小六和小七:


Souffle 是有名的法式甜点,蛋奶酥。法国中世纪的时候人们在饱餐后还想进食吃进肚子没有什么感觉的东西,于是想出了souffle,出炉时膨胀过度像要溢出容器的云朵。但是souffle出炉后不久会慢慢塌陷,所以这也是历来厨师试图改进的地方。如果家有烤箱,做Souffle很容易,需要的原材料也出奇的简单:黄油,鸡蛋,面粉等,做不一样的souffle需要加不一样的东西。比如咸味的奶酪souffle就可以添加奶酪,盐和胡椒。制作草莓souffle可以加糖和草莓。等等等等

如果大家在巴黎的旺多姆广场,协和广场附近的名品街购物累了,想要试试传统法餐,推荐这家餐厅:Le Souffle,这时候大家就明白了,这家餐厅的菜跟souffle关系紧密。

在餐厅可以选择单点咸味或甜味的蛋奶酥,10欧以下。如果饿了,可以单点肉类主食:牛肉,鸡肉,鱼肉等。也可以尝试souffle全套套餐35欧。从前菜,到主菜到甜点全是souffle。对于喜欢souffle的人来说,这里无疑就是天堂啦。


餐厅格局~










餐厅地址:36 rue Mont Thabor 75001 Paris  

订位电话:01 42 60 27 19

营业时间:中午到下午四点半,晚上七点到十点。星期天不营业